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黑卡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开启密道

发布时间:2019-12-04 18:48:18

黑卡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开启密道

晚饭后石磊向安德烈提出自己打算离开了,时间当然是第二天上午,这会儿天都黑了,石磊如果提出这会儿离开未免显得不正常。

而且,石磊还要趁着今晚把密道打开,把里边的东西取出来呢。

而一旦取出密道里的东西之后,石磊也就没有逗留的必要了,而且拿了人家的东西,继续混吃混喝心理上也过不去。

定好了离开的时间

,石磊在进入密道取出自己所需要的东西,然后将其交给黑卡之后,就可以在早晨跟安德烈告别的时候,以误打误撞的形式将密道的入口打开,然后借口已经定好了行程,无论安德烈如何邀请他留下来,石磊都有足够离开的理由。

安德烈听闻石磊要离开,当然是百般挽留,表示还没玩够呢。

但实际上,这里着实也没什么可玩的,说着说着,安德烈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并不是不想招待的更殷勤一些,对于一个救命恩人来说,无论怎样殷勤的招待,都不会显得过分。

但是,从石磊的行为举止当中,他判断出石磊对女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所以他也并没有画蛇添足的安排一大堆美女过来,一个美女翻译足矣。如果石磊有意,那么就让他先享受一下这个美女翻译,第二天再给他安排不同的美女。可既然石磊毫无想法,安德烈发现,自己除了弄点儿好酒,似乎也没有别的可招待石磊的。

挽留无果,安德烈也只能表示遗憾,他说:“那么,我亲爱的石,我们就下次再见吧。原本昨天你喝了不少,今天不该再跟你喝酒的。可是你突然就要离开,我也不能耽误你的正事。我这里还有一瓶存放了接近三十年的李其堡,今晚我们不多喝,就喝这一瓶吧。”

石磊其实并没有喝多过,今天之所以睡了一天,仅仅只是因为连续两晚没怎么睡,补觉来着。

虽说接近三十年的李其堡价格高昂,可是对于安德烈这样的海地首富而言,倒还真算不上什么。

于是,石磊欣然同意。

晚饭之后,安德烈终究还是没能免俗,他先开了那瓶李其堡,将其倒进醒酒器里醒着,然后打了个,从巴黎市区调来了一大堆模特。

在巴黎这种时尚之都,最不缺的大概就是各种各样的模特了。

有真正走T台的超模,也有拍摄各类广告的专业模特,各有千秋,足足二十多人。

安德烈给她们也开的都是至少十年的拉菲拉图,然后坐在这群美女中间,享受着她们的各种阿谀奉承。

石磊却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就连享受这种群美环抱的感觉都没有,他只是耐心的等待着午夜的到来,等待这些模特的离开,他好稳稳的进入密道寻找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醒好的李其堡终于被端了上来,这酒当然不会大家分享,只是由石磊和安德烈两人享用。

喝了半瓶的样子,石磊提出不如让这些模特回去吧,这些模特虽然美貌非凡身材火辣,也格外的热情,可他的确没有任何兴趣,相反,因为这些模特的存在,会导致这里变得格外的闹腾。

安德烈也看出石磊不是假客气,也不是装模作样,便让手下打发那些模特离开。

石磊和安德烈得以安安静静的喝酒,甚至就连那个美女模特都让她离开了,反正石磊和安德烈其实也没什么可聊的。

少量的交流总归还是有的,石磊和安德烈完全可以通过手势来解决,而一瓶李其堡当然也喝不了多久,大概也就是十一点多钟的时候,石磊便起身告辞,回到了之前住的那间房里。

也不知道为什么,石磊总觉得今晚这瓶李其堡有些不对劲,他简直怀疑这瓶酒是不是摆放的时间过长,密封等收藏条件又没有做到完美,导致酒有些变质。

不过他虽然喝过李其堡,但却毕竟没有喝过三十年的,虽然舌尖总觉得这酒有些不对,但他还是没有太放在心上。

坐在房间里,石磊洗了把澡,耐心的等待着时间的过去,他必须等到确保古堡里的人基本都睡下了,才能开始行动。

密道的机关毫无疑问是在这间房里的,但这里只是一个控制的机关,而密道的入口,则是在这间房正下方靠近墙根的地方。

眼看着时间已经到了深夜两点左右,石磊终于从摇椅上站起身来。

一阵晕眩的感觉,让石磊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没站稳。

好在他扶住了摇椅的扶手,并没有摔倒,但这种持续眩晕的感觉,却让石磊产生了一丝疑惑。

使劲儿晃了晃头,那眩晕的感觉仿佛又消失了,石磊自嘲的一笑,心道难道是三十年的红酒后劲比较大的缘故?又或者是之前喝的那些香槟,让他真的有些不胜酒力了?

从脑中调出了手速卡,石磊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使用。

既然是要破坏机关,而这个机关又联动着一个自毁装置,石磊就必须拥有极快的速度,抢在自毁装置启动之前,将其停止下来。

有手速卡的帮助,石磊自问还是有足够的把握的。

拿过一条浴巾,石磊将其绑在自己的拳头之上,然后缓步走到了床头边,瞬间将手速卡的作用发挥到极致,直直的一拳击向床头上方他早就观察多时的一处最薄弱环节。

极快的手速带来的,则是相匹配的力量,并且石磊在自己的拳头刚刚接触到墙壁,明显感觉到墙壁被自己打破了之后,立刻变拳为掌,同时将浴巾多余的部分捂住了那处破口,让这一拳和墙壁接触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最小化。

在石磊这间房里,也只是能听到一声类似于伸懒腰不小心把拳头打在墙壁上的声音,而在其他房间,甚至就在隔墙的位置,石磊都相信那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即便有人听到也不会有任何的在意。

并且,床头后的这堵墙,就是古堡的外墙,外墙下,是绝对不会有人的。

然后,石磊左手也发挥了手速卡最快的极速,生生的插入到墙体破损的位置里,一把攥住了里边正在下落的一块环形金属。

那块金属被石磊稳稳的握在了手里,石磊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如果让这块金属自行滑落,它将会砸碎下方的一个小小沙漏,沙漏里的沙子会沿着管道洒落下去,一旦将底部的小小铜管灌满,就会产生微弱的离心力,从而带动更多的机关,最终产生一系列的爆炸,导致整个密道的崩塌。

将那块环形金属拿了出来,石磊的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微笑,然后,他快步走向窗户,推开之后往外看了一眼,翻身出去,双手扒在窗沿上,身体已经轻巧的落在了一楼的地面上。

将一楼的窗户拉开,石磊翻身而入,顺手关好窗户。

他看到,书房里,那个完全看不出缝隙的书架,正在无声的向两侧滑动开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