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弑月琉璃 第167章恶魔岭

发布时间:2020-01-16 19:13:52

弑月琉璃 第167章恶魔岭

昏迷中的紫月悠悠转醒,见黎浩呆在她的身边打瞌睡,想喊他,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疼痛到不能发声。而全身就像被车轮反复碾压过似的,疼得她泪眼汪汪。

灵力运转全身,消除了身体上的疼痛后,她便站起来,轻微的动静惊醒了还在打瞌睡的黎浩,他高兴的扶起紫月,“月月,你终于醒了!”

“嗯!这是什么地方?”她稍微打量了周围一番,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想来是她昏迷后黎浩带她来的。

“这里我也不知道。”黎浩自己也不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他没办法给她解释。

“你自己也不知道?”紫月皱了皱眉头,望着地面之上复杂的符文与中央的玉台。她渐渐向前方而去,却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阻挡着她的去路。

“这是什么?为什么感觉这么熟悉呢?”她围绕着符文转着,嘴角低喃道。

刚刚向前迈进一步,踏在符文的分界线上,一道阴风吹过,莲花化作的战衣随风飘起,无数飘荡的游魂在她的眼前飘啊飘。而前方便是一座小桥,洁白晶莹,但上面的护栏上皆挂着头骨,随着阴风摇曳着。

“黎浩!”她没有回头,喊着站在原地不动的黎浩,可却没有听到他的回应,便向后退一步,见黎浩歪着头,好奇的看着她,“月月,你刚刚站在那里看什么?”

“我刚刚喊你了,你没听到吗?”

“没有啊?我还以为你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呢?手一直在不停的挥动着,好像在唤谁?但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原来是这样啊!”她微微思索后便明白了为什么他听不到了,因为那时她站在符文之中,就好像身处在另外一个空间之中。

“黎浩,你还是先好好休息吧?刚刚的雷劫对你应该也有一定的影响。”紫月见他的头发被烧焦了,衣服也有些破烂,便希望他好好休息。

“嗯!我先沉睡一段时间,正好可以借助天雷的力量摆脱头顶上化形没有成功的部分。”他说完,便化作一棵小树再次贴在她的发髻之上。

空间之中。仅剩下紫月一人。她再次向前方的符文中走去,她有一种感觉,只要她能够破解这符文的秘密,她便能够出去。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她的眼前再次浮现那座骨桥,然而,这一次并没有游魂在其上行走,就连骨桥上的骷髅头也消失不见。在骨桥的另一方,是一座白色的玉台。感觉只要她踏上骨桥后,便能够到达符文中央的玉台之上。可事实上,这座骨桥突兀的出现在此,就真的只是让她到达中央的玉台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座骨桥怎么感觉有些像传说中的奈何桥呢?”她在心中嘀咕着,周围阴森的坏境,骨头所架的小桥,怎么看都与传说中的奈何桥相似,不过就是没有孟婆端孟婆汤引亡魂忘却前世。

手指微转,赤焰剑便出现在她的手中,虽然在雷劫之下。赤焰剑多少有些受损,但却不影响她现在的使用。灵力注入剑中,一道白色的光芒在剑尖上形成,整把剑凭空增涨了一丈。

“喝!”丈长的光剑直接劈在骨桥之上,却连一丝痕迹也未留下。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虽然赤焰剑受损,但毕竟是灵剑,不可能连一道剑痕都未出现,除非眼前的这座骨桥是仙器。

“不对,这不是虚幻的。应该是一件兵器,可是到底是什么兵器呢?”她微微思索,见刚刚她攻击时,那骨桥并未攻击她。应该是无主的“仙器”,收回赤焰剑,准备凑足材料重新炼制一番。手中红光闪过,一丝淡蓝色的火焰在其中闪现,即使很微弱,但依旧被她发现了。

“这凤凰真火难道升级了?”她望着手中的火焰低语道。“不对,升级不应该是这个颜色啊?不会是异变了吧!”

她越想便越觉得有可能,但眼前的情景没有时间让她继续思考。手中的火焰便向骨桥而去,用炼器之法锻炼它,很快,那架骨桥便在她的眼里渐渐变小,最后成了一座迷你的小桥出现在她的手中。

“原来如此,还真的是一件仙器,但却不是我所能够使用的,哎!”她叹了一口气,却并未感到伤心,不属于自己的武器,即便是强行使用,也不如普通的兵器趁手,发挥的威力大。

空间之中,再次出现那些符文,可在她的眼里,却为她指明了一条出路。前方的玉台不知道通向哪里,她沉思了片刻,便踏上去了。这是现在她发现的唯一的出路。即便前方是地狱,她也要向前闯一闯。

她根据周围的符文所描述的法诀启动着中央的那个玉台,随着她手中法诀的运行,周围的符文疯狂的旋转着,纷纷涌入她脚下的玉台之中,当符文消失时,玉台之上的紫月也消失了。

阴沉沉的山脉之中,时不时的听到一声兽吼。天空之上,终年被乌云笼罩,云团之中,有时会看到恶魔的身影,有时可以听到厉鬼的咆哮。而这一处地方被整个雪菱星的修真者称为恶魔岭。

一道光芒闪过,紫月突然出现在一处小水池边,“彭通”一声,便掉入了水中。

“啊...”她从水中爬出来,却见自己身上没有衣服,“怎么回事?我的衣服呢?”

可惜,不论她想破脑袋都想不出她的衣服去哪里了。她也没有过多的纠结,便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套白色的衣裙换上,至于她最爱的红色却发现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轩辕逸辰给换掉了。

幽静的山林中,只有野兽的吼声,虫鸣鸟叫之音皆被头顶之上那鬼哭狼嚎的声音遮挡住了。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感觉向进入了鬼域似的?”她在山林中行走,偶尔见到几只金丹期修为的妖兽,但却没有意识,仅仅是出于本能的攻击她,被她一箭爆射而亡。

紫月手握寒玉弓在林中不断穿梭,想要找到出路,而这时。两人的交谈声传至她的耳边。

“梦儿,回去吧!恶魔岭不是我们可以闯进来的。”

“不,我一定要找到恶魔之花,不然我是不会回去的。你怕了你可以离开!”粉衣少女推开蓝衣少女,继续向前走,而这个方向正好是紫月所在的方向。

蓝衣少女追上来,再次劝说道:“梦儿,这恶魔岭中有没有恶魔之花还在待定中。为什么你要听那男人的话,他只不过是在利用你而已,不要发傻了,那男人不爱你!”

“蓝可可,我不准你诋毁他,他是真的爱我的,我能够感受到他爱我的心,你若是再诋毁他,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叫梦儿的女子推开她,很生气的拂袖而去。

就在这时。周围的气息突然改变,山林中,浓烟滚滚,一种邪恶的灵力笼罩在此地,走在前面的梦儿突然感受到周围环境的变化,也不再继续前行,站在原地等待着蓝可可,她知道蓝可可是不会让她独自一人进入恶魔岭深处的,她肯定会跟在她的身后。

“梦儿,小心点!”

“嗯!你也一样!”

时间在两人慌乱与害怕中流逝。周围除了滚滚浓烟便再无其他什么东西出现。背靠背的两人小心翼翼的警戒着周围,梦儿见没有危险出现,想再次向里面走去,却被蓝可可拉住。

“梦儿。这恶魔岭不是善地,我们还是退出去吧!现在走还来得及,若是晚了,说不定就走不了了。”蓝可可劝着她,可对方却并不领情,“可可。我知道这里不是善地,但我答应过袁安,要将恶魔之花带回去给他,你先走吧!”

“不行,要走一起走,我不可能将你丢在这里的。”蓝可可上前握着梦儿的手,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向前走去。

紫月屏蔽了自己的灵力波动,见两人向她走来,可周围的气息越来越糟糕,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让她心中有些不舒服,好像暗处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到底是什么东西?”她在心中嘀咕着,并未泄露身上的气息。

“啊...”一声尖叫,吸引住了她的注意力,只见原本身着粉衣的少女突然向后跑,而与她在一起的蓝衣少女却失去了踪影。

她脚尖轻点,在树上不断跳跃着,向粉衣少女的反方向而去,见前方一只三头大狗正攻击着蓝衣少女,而少女悬浮在空中,周围围绕着几朵“勿忘我”的花瓣。每一道花瓣,皆是一把利剑,在三头大狗身上留下淡淡血痕。

少女虚浮的气息,可以看出她乃强弩之末,但她依旧在对抗着,而粉衣少女却自己逃跑,并未想到还有一个同伴。紫月叹息了一声,手中的寒玉弓射出一道冰箭,爆掉了三头大狗的一只狗头。

三头大狗吃痛,仰头长啸,中间的狗头喷出一股腐蚀味较浓的黑水,少女躲避不及,衣衫被喷上了一点,顿时尖叫着从空中跌落下来。

紫月右手一拂,一道灵力包裹住坠落的少女,向她身边拉来。少女手臂处的衣物被腐蚀,露出一片白嫩的藕臂。只是藕臂之上,一道黑色的疤痕破坏了它的美感。然而,在紫月看去时,那道黑色的疤痕还在不断扩大,好像要将她整只手臂腐蚀,甚至会向她全身蔓延而去。

“给,先把这个服下,虽然不能解毒,但也能遏制住毒性的蔓延!”紫月直接递给她一瓶解毒丹,这还是当初为了进入仙墓时炼制的,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用场。

“谢谢!”她点头向紫月道谢后,便将玉瓶中的解毒丹服下,随后,一声“嗤嗤”的响声过后,一道浓烟从中冒出,还在扩散的疤痕便立即止住了。

就在这时,三头大狗疯狂的咆哮着,它知道是眼前这个刚刚冒出来的丫头片子射爆了它的一颗头颅,怒吼一声,中间的那颗头颅便喷出一股黑色的恶水,向她攻击而来。

紫月抱着蓝可可向一边闪去,将她放在一棵较为高大的树上,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收拾这只大狗!”

蓝可可听到她说大狗便一阵无语,没想到在他们眼中凶恶的地狱三头犬竟然被眼前之人称为大狗。

紫月怕地狱三头犬向这边的大树上攻击,连换几棵树,手中的寒玉弓射出一道道的冰箭,周围的大树上也披上了一层冰花。冰箭射在地狱三头犬的身上,加重了它的伤势,但也让它更加疯狂了。

“嗷吼...”地狱三头犬怒吼,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竟然真的伤害到它了,它怒了,一定要将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击杀在此。它高贵的尊严不是谁都可以挑衅的。

只见地狱三头犬剩下的两颗头颅中,一颗继续喷着毒水,一颗却引动天地间的闪电,威力与合体期的修真者全力发动的掌心雷差不多。

“我靠!还好爆掉了一颗脑袋,不然今天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紫月嘀咕着,手中的寒玉弓射出的冰箭却越来越多,每一道都能够让地狱三头犬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冰箭洞穿了它的身体,玄冰的寒气瞬间将它的伤口冰冻起来,阻止住了它自我愈合。

“嗷吼...”地狱三头犬越来越疯狂,周围的树木纷纷被它摧毁。就当它快要奔到蓝可可所在的大树时,紫月取出了弑月箭,搭在寒玉弓上,这是她第一次使用,她也不知道威力如何,但眼下她仅有这件武器可以使用了,所以不管结果如何,都要试一试才知道,若是不能够将之击杀,她可以瞬移到蓝可可的身边,将她带走。

“嗤嗤!”

弑月箭携带着一道红芒从紫月所在的那棵大树向地狱三头犬射去。破空之音不断传至她的耳际,她瞬移到蓝可可的身边,若是弑月箭一击不中,可以立即带着她瞬移离去。

“嗷吼...”

地狱三头犬怒吼,弑月箭直接穿透它的身体,从另一方飞出,瞬间回到紫月的手中。

在蓝可可与紫月震惊的眼中,地狱三头犬的身体迅速干枯下来,随后便风化离去,地面上什么也没有留下。仅有一阵阴风吹过,唤醒了两人的神志。

蓝可可痴痴道:“这是死了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弑月箭竟然有这样的威力?”紫月小声低喃着,身体瞬间出现在地狱三头犬消失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留下。她望着手中的弑月箭,只感觉到这支箭羽比之前要明亮了一些。红色的箭身上,一丝血色在其上流动着,但比较隐秘,紫月并没有看见。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蓝可可飞身到她的身边,感谢道。不过有一点让她感到奇怪,在雪菱星上,所有的修真者都是使用的本命花朵战斗,即便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但也是炼制的花与叶的武器,而像弓箭这种兵器,一般都是其他星球上的人才会使用。

不过她这点疑惑并未问出来,只是猜想这是一位曾经离开过雪菱星的前辈在外面的星球上所得的宝贝。

“不用,对了,我刚刚看到那名粉衣少女独自跑开了,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为何她要弃你而去呢?”她虽然接触到修真界不久,也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但眼前这名女子如此重情义,她的朋友不应该是临阵逃脱之人啊?(未完待续。)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网上预约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周裕仓
亳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内蒙古治疗盆腔炎费用
三亚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