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购房者开发商仇亾见面分外眼红

发布时间:2019-11-10 21:52:18

“凡是开发商赞成的,我们就坚决反对;凡是开发商反对的,我们就坚决支持。” 近一年间,络上下兴起的对开发商的咒骂和声讨此起彼伏。进入九月,坚持观望到底的购房者们抛出上述“两个凡是”。 “我本人在上已经死了多次了。”一位开发商此前对中国经济时报说道,凡是有关他的发言出现在络上,总会招致骂声一片,有些友公然将其称之为汉奸,将其祖宗八代列入开骂名单。 房地产分析师章林晓9月14日就此致函中国经济时报称,中国房地产市场正被一股仇视心态所左右。他认为,在房地产市场中,普通民众屡屡被排斥于种种规则与利益体系之外,正被逐步地边缘化,这无形中加剧了他们的仇视心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人本经济学家巫继学教授将此称之为市场经济的不幸。他同时警告说,此种仇视心态会加剧贫富阶层及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对立,使房地产业发生扭曲与偏位。 信任机制完全空白 成见似乎一开始就存在 24岁的江西人张寓在向本报陈述他的买房过程时,对开发商自始至终抱有一种不信任的态度,而且即便接受访问时此宗交易已落定,他仍然感到他的弱势及这交易的有失公允。 今年五一节里,一直梦想有一套房子的张寓拿出了他工作两年的全部积蓄,并努力促成父母的入股,开始了购房经历。但让张寓感到不能接受的事在签约时接连到来。他向形容那天的情形说,他像个木偶一样牵制在开发商手里连轴转。 “签合同时,售楼小姐先拿出个计算器,一笔一笔地敲,算出要交多少钱,然后告诉我他们的帐号,说明该到那里去交,交款时间和银行在那里。她在售楼部里坐阵指挥,我就照着她的吩咐像个傻子一样到处去跑,不存在任何交流与讨论之类的时间与机会。” 更让他有些疑惑的是,在与银行的接洽中,都是开发商带他去的,在开发商的主持下,银行开出一些收费票据和合同文本,他只管交钱签字和按手印,与银行方面连一句话都没说上。交纳保险费的时候,他也没见到保险公司的人,拿到手的也不是保险凭证,而是一张简单的收条和开发商给出的交房时可再拿保单的承诺。 按揭协议签完后,因为须经审批及银行领导的确认签字,拖了半个月后他才拿到。而让他有些气闷的是,他不是从银行拿到按揭协议及银行帐户,他是在接到开发商的通知后自开发商手里领取到的。 “他们告诉我一个月应该交多少钱,密码是多少。”张寓说,在首付完成贷款发放之后,开发商的权利相应中止,转而产生了购房人与银行的单独双向债权债务关系,开发商应该到此退出,不能再行插手他的按揭事务,“至少有什么事,银行应该来找我接洽才对。” 开发商一手包揽的做法让张寓感觉有些不舒服,很窝气,眼下尚未交房,张寓说他提心吊胆的日子还没有过去,他得格外提防。 “这种心态下的交易是令人担忧的。”巫继学教授说,“从南京到成都,买家没有卖家精”,交易层面的信任机制几乎完全空白,公平与信息对称无从谈起。 巫教授称,后来购买者发现开发商有欺诈行为,物不及所值,抱怨升起,人们发现,一个与广大消费群体对立的“奸诈”、“凶恶”、“贪婪”、“自私”的开发商集体形象站在世人面前——由厌恶而演化为对立与仇视,不断强化,最终爆发出来。 迄今一年的宏观调控论战,更使此种状况加剧,许多观望者的言论里充满仇视,甚至寄希望于房价跌破迫使开发商破产。 “为什么会这样仇视?因为绝大多数开发商钱赚得太容易了。数年可赚百年的钱,同样一套房,今天还是8000元,明后天变成了28000元。”张寓这样告诉,开发商的暴利与投机成了仇视的另一动因。因为暴利从来就显失公平,强者更强,弱者更弱,最终积压成仇怨。 巫教授说,一些经济现象也在加剧人们对房地产商的负面看法。诸多房地产商都是从“空手套白狼”开始自己的财富聚集历程的,在中国财富榜上,比例最大、上升最快的富豪是房地产商,但纳税排位他们却在几百位之外,而地产资本与权力资本的勾结造成的腐败更让人痛恨。

服装加工设备
美食
动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