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长寿之乡的田林博弈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4:22

核心提示:那片属于周卫村的山林,被划开了一道巨大伤口——原本枝繁叶茂的树木被砍伐一空,甚至低矮的灌木也被铲除。

浙江省首个 中国长寿之乡 永嘉县,楠溪江风景区上游的大山深处,一条浑浊的溪流正缓缓向楠溪江流去

山林变成黄土高坡了,土壤都流失了,楠溪江的生态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永嘉县岩坦镇周卫村村民李青东、陈光林、李振强等人艰难地走在泥泞不堪的山路上,裸露的山坡和浑浊的溪流让世居此地的他们非常忧虑。

那片属于周卫村的山林,被划开了一道巨大伤口 原本枝繁叶茂的树木被砍伐一空,甚至低矮的灌木也被铲除。

视线所及,原有的林地变耕地,草地变梯田。

而导致这一变化的,是永嘉县当地上马的 低产林改造暨耕地开垦项目 。

低产林 之疑

这片被剃了 光头 的山林位于岩坦镇周卫村上梅垄山场,该山场属楠溪江上游水源涵养地,位于永嘉县《楠溪江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保护区内。

2012年6月,永嘉县下发的《关于对永嘉县岩坦镇等地的12个低产林改造暨耕地开垦项目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决定对包括周卫村上梅垄山场在内的12个低产林进行开发。所谓低产林改造,就是要把山上的荒地、半荒地和林木稀疏的地块经改造、开垦后变成耕地。上梅垄山场被改造的理由是此处为低产林地,按照永嘉政府的说法是 符合开垦条件 。6月15日,周卫村一期(上梅垄山场)低产林改造暨耕地开垦项目也通过了永嘉县政府立项,开发面积为497亩。项目于当年11月正式开始。

不过,永嘉县政府的改造理由并不被村民认同。

根据国家林业局颁布的《低产用材林改造技术规程》,低产林一般是指 因未能适地适树或经营管理不当,或受自然、人为不良因素影响,造成林木生长慢、质量差,明显低于所在立地条件应有生产力的林分 。

我们这根本不是什么低产林。 周卫村村民李青东等人解释, 这里是(上世纪)70年代的飞播林,到处都是松树、红枫、桧树 还有成片的阔叶林。

该村村民李卫国护林18年,也证实了上述说法。

实际上,就在上梅垄山场项目立项之前,村民们及一些环保志愿者就获得了消息。为了保住这片林地,2012年5月开始,他们多次到现场拍摄录像和照片,以证明树林茂密的事实,同时向镇、县、市相关部门反映,要求政府从保护长寿之乡生态的目的出发,从保护下游水资源的长远目标出发,禁止砍伐。

但他们的努力没能阻止山场的消失。

我们并非反对政府的项目,只是反对在项目工程中存在的弄虚作假的毁林行为。 村民们再三表示, 我们的反映并没有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他们(承包人)一直在毁林造地。

据周卫村村民提供的材料显示,过去有人故意有选择地砍掉大树,然后把砍伐后稀疏的林地拍成照片上报浙江省林业厅,以此获得 低产林 认证,而立项后,又超出核定砍伐面积,过度砍伐。

对于村民的说辞,永嘉县林业局一位官员也私下向记者坦承: 有 做假 的嫌疑,我们也在调查,但案子调查一定的程度后,却很难进行下去了。

对此,永嘉县政府给本社记者书面回应称: 反思去年(2012年)来的工作实践,由于业主(承包人)追求项目的规模开发、低产林界定标准缺乏严格的定量指标,致使部分可能不应属于低产用材林范畴的林地被列入工程开发改造范围之内,这是工作的失误,必须予以纠正。

占补平衡 之困

实际上,类似周卫村这样的 改造事件 并非个案,如同属岩坦镇的潘二村、八亩村都曾出现过相同问题。另据人民网去年8月披露,该镇张溪乡深固坑村村民上网发帖,指责村干部与开发商联合砍伐了400多亩幼林,而村干部向媒体解释,该地系低产林项目。

众多事情的根源,是浙江省政府于2009年发布的《关于实施 百万 造地保障工程的通知》。该文件要求,通过大力推进低丘缓坡开发、滩涂围垦造地、农村建设用地复垦、土地整理等造地工程,拓展用地空间,增加耕地面积,实现全省耕地占补平衡。

耕地占补平衡是土地管理法确定的一项耕地保护的基本制度,按照 占多少,垦多少 的原则,建设单位必须补充相应的耕地,以保证耕地不减少。

省里文件出台后,温州市政府出台了细则文件,给各县市分派了任务,其中,永嘉县的造地任务是57 0亩。

这对于山多地少无滩涂的永嘉县来说,任务艰巨,时间紧迫。

我们只能向山林要耕地。 一名永嘉县政府的官员如是向本社记者坦言, 接到硬性任务后,县里立即组成督察组对周卫村等涉及项目的林地进行察看,要求施工克服困难, 倒逼竣工日期 ,抓紧时间完成。

资料显示,至2012年,该县通过上级验收并入库备案的低产林改造暨耕地垦造项目达24个,主要涉及岩坦镇、巽宅镇、鹤盛镇、碧莲镇、桥下镇、南城街道等5镇1街,共计面积6422亩。

为占补平衡,大家都想上山造地。 前述永嘉县林业局官员说, 但茂盛的山林怎么能搞,所以只能搞个低产林改造的名目。

对于永嘉县政府而言,完成上级下拨的任务无疑是第一要务,而对于下级政府及相关部门和承包人而言,则无疑与利益关联。

每垦1亩地,永嘉县国土资源局给承包人 万元,给镇政府1.5万元,而所在村可以得到1500元。 岩坦镇主管土地的副镇长朱海兵在早前接受本社记者采访时介绍, 对政府来说不能算是利益,是补偿,一般用于建设开发当地的一些项目。

仅从上述数字核算,以周卫村一期497亩计,利益数以千万元计。

这是典型的中国式土政策,不一定违法,但中央并无这样的政策。 北京林业大学一位不具名的教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跟陕西的沟道改造、河南的坟地改造换取用地指标,几乎如出一辙。

生态之忧

对于是否超面积砍伐,6月8日,温州市林业局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向本社记者回忆: 我们接到举报后,1月份去了现场,并进行了测量,当时砍了大概 00多亩,后来面积越来越大,测量起来也越来越困难,后来陆续砍了多少,就没法具体统计了。

而按照审批标准,第一次得到批准砍伐的面积应为175亩。

目前正在核查,就要出结果了。 这位工作人员补充说。

永嘉县政府一再强调,周卫村低产林改造暨耕地垦造项目符合《永嘉县土地整治规划(2011-2020)》。针对该项目林木少批多伐问题,上述永嘉县政府官员也表示,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如果确实发生了超采乱伐等触犯法律的行为,我们坚决查处,决不姑息。

关于生态保护问题,永嘉县副县长戴小勇向本社记者介绍,在项目改造设计时,林业、环保、水利部门都有审核并通过了评估。 我们在开发中尽量保护生态不遭破坏。

他进一步解释: 实际上,被开垦的林地性质没有变,成为既能种植禾本植物的耕地、又能套种木本植物的林地,实现耕地面积的增加和林地面积的不减少。这种结合,不能片面地理解为 毁林造地 。

但采取这种草木皆伐的方式将林地 剔光 ,肯定打破了当地的生态平衡,破坏也是巨大的。 一位在国家林业局所属媒体工作多年的文字工作者向本社记者表达了这样的担忧, 可以重新覆绿,但生态却不能复原。

国内长期关注生态保护和环境建设的某知名环保NGO负责人也表达了同样的忧虑,他向本社记者表示, 中国长寿之乡 的评定是有一定标准的,其中生态环境标准无疑是重中之重。 如果生态平衡被破坏,指标会下降,评选机构则要考虑引入退出机制。

本社记者获悉,6月9日,岩坦镇政府又组织陈光林、李青东、李振强等人再次进行调解。岩坦镇副镇长朱海滨表示,第二期不批了,镇里不想要这个1.5万元(每亩)了。

6月1 日,永嘉县政府针对周卫村发生的这起事件,召开了专题会议,责成周卫开发场停止第一期项目的一切林地采伐,并取消第二期项目的立项审批;责成岩坦镇政府加强开发场与信访群众的沟通协调,妥善处理一期工程后续工作。

永嘉县政府同时向记者表示,下一步要统筹推进垦造耕地质量提升、生态保护和垦后养护,按照农业部门指导意见实施地力提升工程,提高耕地植被覆盖率;严格落实项目水保、环评方案,防止水土流失和引发地质灾害,确保当地群众生活、生产以及周边生态环境不受影响。

6月18日,朱海滨在电话中向本社记者表示,已经停止了一切砍伐,同时相关部门仍在调查,还没有结果。

(本社记者徐秋颖对此文亦有贡献)

小儿如何退烧
芪斛楂颗粒的作用
小孩经常感冒
冠心病发病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