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祈圣道 章五十三 至刑部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9:07

祈圣道 章五十三 至刑部

颜九君依旧同往常一般,一副懒散的模样,低头看着那本永远看不完的帐簿。

“颜监副。”张溪云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

颜九君随口应了一声,又抬起头道:“看你现在破了三门,武举总归是不成问题了。”

张溪云笑了笑,听她继续说道:“华家与灵乌派勾结,此事恐怕是你冤枉华家吧?”

“昨日的事,颜监副你都知道了......?”

颜九君脸上有一丝浅笑,“这帝京外城,很难有我不知道的事。”

“其实也不算是冤枉,那名华家供奉的确是华家从左道请来对付我的,此事是在武阁内,他亲口告诉我的,但他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华家不断算计我,我也总该让他们尝尝苦头。”

“刚巧我身上有那令牌,便......”张溪云显得有些尴尬,但此事必定是瞒不过颜九君的,想必楼船上的事情,安陆平定都和她说过,只要仔细推敲,便能想到。

“我也不管你做了什么,这些都与我无关,我懒得去管。”颜九君道,“但灵乌派涉及禁丹,以后莫要随意将其牵涉出来,而华家......”

她盯着张溪云的眼睛,道:“无论真假,华家都无法再在帝京城立足,不论华雄能否从刑部活着出来,此事之后,我希望你与华家的恩怨便告一段落,只要华家不惹你,你也莫要赶尽杀绝,也一并转告阮孟河,莫要落井下石了......”

张溪云心头十分不解,一直以来都是华家在找事,他不过是顺带给华家挖了一个坑而已,甚至连冤枉都算不上,但看颜九君认真的表情,张溪云还是答应了下来,反正华家也没能把自己怎么样,况且他也从来都不是一个主动找事的人。

今日刑部一行之后,恐怕便再不会与华家有所交集了。

颜九君满意地笑了笑,瞥见外面停下的马车,道:“是徐川来找你了,去吧。”

张溪云望外一看,来得正是上次所坐徐川的马车,便朝颜九君告辞离去。

“华安生,你这儿子实在太让人看不起,华家倒了便倒了罢,反正本也就不该存在华家......”

“看在昔日的情谊上,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待张溪云走后,颜九君眼中浮现一丝追忆的神色,喃喃自语。

......

徐川的马车一路疾驰,朝内城而去。

“徐大哥,华家三人现在怎么样了......?”马车厢内,张溪云还是忍不住问道。

徐川叹了口气,道:“华家三人死都不承认专门请了灵乌派客卿来对付你......”

“三人都坚称只是偶然认识了此人后将其请为华家供奉,但对此人身份却是一概不知。”

果然,华家并不敢将此人身份是桃源乡杀手的事情说出去,因为结果都是一样的,还不如坚持不知他灵乌客卿的身份,找不到证据,更有一线生机。

徐川接着又冷哼一声,道:“不过你也别急,刑部的手段,他们三人可还未全部领教过,三日之内,保证他们定会招供!”

张溪云不自觉打了个寒颤,怪不得人们说进了刑部活不过三天,这刑部的“手段”恐怕不轻,而几日前自己更是差点就享受到了。

两人一路攀谈,直至进了内城,到了刑部之前。

刑部外有不少人,明显比礼部热闹一些,而刑部的大门共有三道,皆是漆黑门扇。

“到了,此处便是刑部。”徐川下了马车,同跟在身旁的张溪云介绍道。

张溪云望了望周围环境,又问道:“传闻中的刑部大牢和刑部并非在同一个地方?”

徐川一笑,道:“你现在所踩着的地方之下,便是刑部大牢。”

张溪云吃惊道:“真没想到刑部大牢竟然建在刑部地下!”

徐川笑道:“这帝京城中,让你惊讶的东西可还多着呢。”

“走吧,我领你进去。”

徐川来到门口,出示自己令牌,又解释了张溪云身份,正要领着张溪云进去,又被门口那人叫住。

“徐捕头,今日张大人回来了......”

徐川听罢一怔,忙问道:“三位神捕都回到刑部了?”

“刚回来不久,如今正在院里呢。”

徐川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便先进去了。”

他又带着张溪云往里走去,张溪云追上去朝他问道:“方才说得张大人,便是神捕之首张天易大人?”

徐川点头,嘱咐道:“本来见你好奇,还想带你逛逛刑部,如今三位神捕都在刑部,看来是不行了,你千万记得要守规矩。”

“自然不会让徐大哥为难,待说清了昨日之事,我便离去。”张溪云应道。

徐川领着他一路往里而去,路上见到不少人匆忙往同一个方向赶去。

“恐怕是张大人召集一些捕快有事吩咐......”徐川道。

“若是徐大哥也有事,只要告诉我去哪留下案宗即可,我能自行前去,不必耽误徐大哥的正事。”张溪云道。

徐川苦笑一声,“你这是太高看我了,张大人吩咐要做的事,几乎只有金令、玉令捕快能够去办,我哪有这资格?”

张溪云不解问道:“这捕快不是只有捕头之分吗?”

“并非如此,刑部捕快分为铁令捕快、银令捕快、金令捕快与玉令捕快四种,而捕头只是代表了其中的头领而已,像我便是名银令捕头......”徐川耐心解释道。

徐川已有履仙路的修为,居然都只是一名银令捕头,张溪云不禁有些吃惊,又问道:“那整个刑部有多少玉令捕快?”

徐川沉吟片刻道:“据我所知的,除却三名神捕乃是玉令之外,便只有寥寥数人,不过也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还有传闻说能当上玉令捕快的,都是将来有资格晋入神境的存在。”

“对了,徐大哥!我见仙路榜上,张神捕位居第三,他为何迟迟未入神境,他可是帝师的亲儿......”张溪云又问道。

徐川连忙示意他噤声,道:“这话可不能在刑部乱说!小心被人听见......”

他脸色有些犹豫,再开口时竟使上了传音之术,同张溪云道:“这些事非我们所能猜测的,按理说张神捕早该晋入神境了......”

“有传闻他是因百年神隐之事,与离殃大人一般,强压住了晋升神境......”

“仙路榜位居第三?以前他与如今位居仙路榜首的离殃大人之间可是一直难分伯仲,不过十多年前,他败给了离殃大人......”

“其中原因......也有传闻说张大人心中有结难解,才至今未能堪破心境,难入神境,也是因此才败给了离殃大人......”

张溪云心中满腹不解,小心翼翼传音问道:“张大人可是帝师之子,还能有什么心结解不开?”

徐川脸色明显有些不对劲,犹犹豫豫道:“据说张大人与太傅大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和睦......”

“张大人似乎已经很久没回过太傅大人的府邸......”

“在太傅大人离京一事上,更是从未有过半句言辞......”

徐川一狠心,干脆将事情尽数传音说了出来,“其实也不算什么大隐秘,张大人与太傅大人父子不和之事几乎整个刑部都知道,传闻是因为近二十年前的一桩旧事,导致张大人心中对自己父亲一直耿耿于怀......”

“你恐怕不知道,太傅大人还有一个儿子,是张大人亲弟,当年位居九卿,却在十八年前早早殒命......”

听到此处,张溪云心中顿时一紧。

“二人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自幼感情极好......”徐川还未说完,张溪云反而大吃一惊,大伯与父亲竟然不是一母同胞!

难怪曾祖父从未提过父亲有个哥哥,自己有个大伯之事!

他心中暗想自己对父亲家里的事情,实在是了解的太少了,又连忙问道:“帝师曾有两任妻子?”

徐川一脸古怪地望向他,问道:“太傅大人有两位平妻之事,整个五洲都知晓罢,怎么你不知道?”

张溪云尴尬一笑,这就真的太尴尬了......

“太傅大人的两位妻子身份皆是不凡,一位是大汉长公主,如今陛下的亲姑姑,而另一位说起来还算与你有些渊源......”

“太傅大人另一位妻子出自天琼正宗,是你天琼正宗一位太上长老的独女!”

徐川叹了口气,“只可惜这两位都早早便离世了......”

“张大人兄弟俩都是自幼不见母亲,所以二人感情极好,是真正可以称作血浓于水的感情......”

“但自十八年前,张大人亲弟死后,恐怕他心中一直都在责怪太傅大人,更是在深深责怪他自己......”

张溪云听到此处,心中不自觉感到一阵难过,却也让他对这素未蒙面的大伯有了不少好感。(未完待续。)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治病怎么样
深圳曙光医院的电话
北京治不育不孕哪家医院好
黑龙江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汕头哪个医院妇科比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