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长恨来迟 第二百六十五章、未得逞

发布时间:2020-01-16 17:36:50

长恨来迟 第二百六十五章、未得逞

眸光越显凌厉,在深深看过那得意至极的中年男子后,明玄掌中一个用力,将卫絮扶好,旋即自己站了起来,旋即让卫絮靠在了自己的怀中,声音平静得出奇:

“掌柜的当真觉得这般就可以困住明某了?”

一句太过于冷静的反问出口,明玄侧过眸子,看向了中年男子。

灰袍男子本是万分得意的神色顿了一瞬,视线中闪过一瞬的迟疑,旋即扫看过那靠在明玄怀中,口中还不断流着血的卫絮。

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人人都道明公子是这两仪谷中最有计谋的人,今日一见,在下倒当真是佩服。”

停顿了一瞬,男子话音中的笑意越显浓郁:“想凭着几句话来吓住在下,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刹那间,一片安静。

屋内,寂静不已。

整个芳菲酒楼内,更是平静地好似一个人都不存在一般。

明玄的视线略略压下了一丝,目光中透着森森的寒意,望看向灰袍男子,停顿了足足有半晌的功夫,才又是低低落了声:

“让她走。”

她,说的自然便是此刻靠在他怀中,昏迷不醒的卫絮。

眉眼间的笑意越显浓郁,掌柜的脚步已然缓缓上前,靠近了明玄,站在了明玄所能触碰到的最短距离之外。

“便是到了此刻,明公子还是这般怜香惜玉啊。”

掌柜的也并不傻,自然不会真的去相信,这女子会是这明玄的看妹妹。

“让她走,我自会主动跟你去公孙家。”

对于这个男子所说的话,明玄并未打算理睬,而是径直转口接着说了下去。

这一次,掌柜的眸子里倒是真的掠过了一丝讶异,他并未想到,这明玄对这女子,倒是上心得紧。

没有即刻应声,明玄的眸子已然抬起,深深地看向了中年男子,话音带着丝丝缕缕的威胁出口:“若是她没有离开,我也定是要将你这芳菲楼闹个天翻地覆。”

声音清晰落下,字字清冷落在了灰袍男子的耳中。

这下,倒是真的轮到灰袍男子愣神了。

站在原地不动,眸光落在明玄的身上,单手抬起,一下又一下地拂过自己的衣袖,中年男子思索着,是否要真的这般做。

公孙家要的是这明玄,这女子丝毫用处都没有,就是留下来也是个麻烦。

思前想后,灰袍男子终于似是打定了注意一般,头颅高高地扬了扬,脚步上前,向着明玄的方向伸出了手:“给我。我带她出去。”

如今已是困住了明玄,自然不能再出岔子,这女子,当然是由他亲自送出去,他才能放心。

明玄的神色明显顿了一瞬,视线从男子身上移开,看向了靠在自己怀中的卫絮,眉头轻蹙了许久,却也是并未多说什么,而是小心翼翼地抬起了手,扶着卫絮,将她送到了那灰袍男子的手中。

“你……”口中下意识地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不待明玄的话音接着说下去,那灰袍男子已然一个重重出手,也不顾卫絮是怎么样的状况,一把扣住了卫絮的肩头,扯着她往屋外走去。

眸光重重一颤,明玄的神色一阵凝起,望着那被灰袍男子架住的卫絮,心头的情绪,已然是完全沉下。

女子柔软的身子入手,灰袍男子面上的嗤笑更为明显,垂眼望了望卫絮那本是出尘的面容变成了此刻的模样,得意的冷笑大盛,更是在要扯着卫絮走出屋子的一瞬落了话:

“命不好,可怨不得别人,谁让你跟那娘娘腔有关系呢。”

嗤笑冷讽出口,灰袍男子再不看向卫絮,径直迈开步子往屋外走去。

只是下一瞬,不等掌柜的脚步迈出屋子,他的脚步便陡然一下子停住了。

不,不是停住了,而是有什么东西,似是在他的身后用了重力,逼迫着他的步子不得不停了下来。

不过就是眨眼的功夫,灰袍男子面上的笑意陡然僵住,却是久久未敢回头向身后看去。

是什么?

“命不好,可怨不得别人,谁让你敢对我的朋友出手呢。”

明丽清透的声音,带着十足笃然自信的笑意出口,缓慢而又带着力道,从灰袍男子的身后响起,落入了中年男子的耳中。

浑身一个僵硬,男子的神色僵住,丝毫没有回身去看的勇气,脚下更是一个发软,险些就要跪下。

随着卫絮的声音响起,女子手中的蓝色仙流也是猛然大起,视线里是深深的寒光,一手抬起,手背缓慢而又用力地将自己唇角的血渍一点一点擦拭干净,另一只手,则是扬起了一缕蓝色的仙流,流转着向着那灰袍男子而去。

眨眼的功夫,便将男子锁住,逼迫着灰袍男子回身,不得不看向了卫絮的方向。

唇角的血渍还未擦拭干净,女子的动作缓慢却又是极为有力道,一双眸子中是寒冷的厉光,平平地望着那会灰袍男子,并未再接着开口。

明玄站在卫絮身后不远处的位置,望看着女子那绰约的身姿,心头终是完全放缓。

便是方才那大片大片的寂静之时,明玄分明感觉到了自己扶着卫絮的手掌心,变得温热欧不已。

一缕惊喜和不安泛上明玄的心头,可他却又是并不能十分确定,卫絮是否真的无事。

不过此刻,看到女子身上那重新腾起的气势,明玄便明白,她,定是无事的!

“你……怎么会……怎么会……你没有中毒……?!”

被迫着转身的灰袍男子眼中满满的皆是恐慌,神色上是无法置信的表情,望着那没有任何中毒迹象的卫絮,眸中的眼白几近将他的整个眼所覆盖。

“喔?你说那毒酒?”

擦拭着唇角的手终是缓缓收回落下,卫絮的眉头轻轻一挑,一个转身,重新走到了那桌边,悠悠然将那酒杯拿起,放在手中盘玩了两三下,这才重又转步,对着了那灰袍男子的方向:

“你不知道吗?你喝的那杯,才是毒酒啊~”

声音里带着笑意,卫絮本就灵动的眸子更显璀璨,酒盏在手中掂量了好几下,末了,才是被卫絮重重地搁置在了桌上。

23

商丘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种烤瓷牙优点
北联NK免疫细胞
秦皇岛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镇江看牛皮癣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