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北京两百家长深夜排队争入学名额

发布时间:2019-12-04 15:23:52

 >  北京两百家长深夜排队争入学名额 2012-06-11 11:09:42  

前天深夜,已经有200余位家长排起了长队。本报实习记者赵恩泽摄

家长躺在吊床上过夜。本报实习记者赵恩泽摄

昨天是丰台区大红门一小今年招收非京籍适龄儿童的招生时间,为了能让孩子顺利考试入学,家长们从前天中午开始就在小学门前排队,直到昨天凌晨4点左右领取考试号码后才离去,排出的队伍最多时达两百余人。

本报讯(记者李靖)前天晚上10点,来自四川的刘先生睡在躺椅上眯缝着双眼,但不时被蚊子“骚扰”得坐立不安,他一边用扇子扑打着蚊子,一边在手臂上洒些凉水降温,而此时的他,已经在此排队长达12个小时了,其间,他腾出了20分钟时间回家吃了个晚饭,“回去的时候让旁边的家长帮忙看着位置”。

他说,前天中午12点,他就来到小学门口了,顺利地排到了家长队伍中的第二位。他的儿子今年7岁,昨天要参加大红门一小一年级的入学招生考试,而让外地家长们担忧的是,一小的招生名额非常紧张,“总共160名,按我们推算,本地的占60多名,外地的就只有100个名额了”,而6日报名那天,就来了400多名外地孩子的家长,“要想进去读书,是4比1的比例”。

刘先生认为,早些排队能对孩子的入学考试有帮助,“应该可以加个印象分吧,但不知道管不管用。”胡先生排在60多位,“来这么早是为了早点考完试,然后再去别的学校排队报名,一个地方上不了就多准备几个地方”,他说,昨天上午送孩子进入考场后,又转身前往西罗园一所小学排队报名。

前天晚上10点,大红门一小门前已经排开了长达数十米的队伍,家长们均是外来务工人员,他们提着小板凳,拿着装满水的水杯,带着保暖的毛毯,一字排开地在人行道上排好队,划好自己的“地盘”。来自河北的杨先生从家里拿来吊床,在两根电线杆上绑好后仰身躺下,一边摇晃着一边哼着小曲儿,“我这是苦中作乐,排一晚上队就要做好准备。”排队的家长们为了解闷,在地上摊开报纸,买来扑克后就地一坐,三三两两地凑成了牌局;有的家长困了,索性将带来的布单往地上一铺,躺在地上就呼呼大睡起来。直到昨天凌晨4点左右,小学的工作人员开始发放考试入场号码后,众人才纷纷散去。

昨天上午7点多,招生考试正式进行,一名学校的工作人员称,其实并不需要排队,只要是报上名通过资格审核的都能参加考试,家长们有担忧学校也理解,但排队与最终的招生录取无关。至于外地学生的录取名额和比例,以及录取方式,工作人员称并不清楚。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榆林治疗癫痫病费用
明水县第二医院
东莞市横沥医院预约挂号
沈阳哪些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