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风、风

发布时间:2019-09-13 03:01:44
1
芳芳眼里有泪光闪动了,那光竟如夜里的烛焰一般,在那个春日,她走在去城里的路上。她脸上挂着微笑。(妈妈,妈妈,芳芳走了,芳芳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做工。弟弟我们还会相见的,当我见到你时,你的美丽的妻子就要进门了。好朋友秋木,我的好同桌,我们一起度过了初中生活,秋木,在所有的男同学中我最喜欢你,……而今天我走了……我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再见。)她微笑了,她走在柏油马路上了,她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她背着她的红布书包,她乌黑的长发有些乱,外面的风是这么的冷,直吹着她还带稚嫩的脸,也吹着路两边的花草,那花草瑟瑟的抖,她只觉的有什么在心房里胡乱的鸣叫,使她的一点点冷了下去,竟使她也抖瑟,而眼里就流下泪,她用手去擦,手就冰冷了起来,竟直冷到心里去,如冰一般在心湖里冻结,她还是笑了,太阳是高高照着的,鸟儿们在林中欢乐的鸣叫,她走在宽阔的柏油路上,她想唱一首歌,最好是一首高亢嘹亮的歌,她心里想着那歌的名字,就那样地向城里走去。
2
车门打开了,那月光便一下照在了眼前,芳芳从车上跳下去,便看到了他,他站在那里与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说话,那女人矮却玲珑,嘴涂的如鸡血一般,女人是笑着的,笑的春草般乱抖,他也在笑,笑的欢乐而狂放。芳芳走近了去,她心中是有一种孤独了,长街上只看到匆匆的车流和人流,而这两个人就这样站在街上笑了说话,芳芳默然的近前去,他却回过头来,静静的望他,一如被什么吸附了。“ ,乡下来的么?”他问芳芳,芳芳心跳的厉害,点头,不知怎地一双纤手紧张地相互搓来搓去,她搓来搓去,后来她知道了,是哪个春夜,他拥抱她,吻她,坐在那辆“蓝鸟”车里。芳芳恍恍惚惚竟又回到过去了,在太阳底下,他搂住她的腰,就那样在大街上一扭一扭的走,而现在呢?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从里到外有了一种光滑明净的感觉,但会从手中溜走吗,能抓住吗?会一敲即碎么?她发现有一点亮光在黑暗的影里倏地闪过,她有了一点温暖,却激动着什么,她毕竟是回来了,她回来了,一推门正看到久久怀念着的妈妈,她哭了。走在回乡的路上,陷在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里了,那是一种旋涡,使她的心仿佛碎裂,血迹斑斑点点沾染了纯净的天空。她又想起车门打开的那一刻,她是被人踢了出来吗?她是被人踢来踢去的,她睡在了床上,绵绵软软的床,在陈宏的床上,她叫:“陈宏,陈宏。”她呼唤着,抓住他的衣衫,他回过头来了,很像第一次相见时的模样,那时他与那长发的女子笑着说话。那个晚上,他带她到酒店里吃饭,那是在乡下没有的酒店,远比她想象中的豪华富贵。吃过饭后,她在酒店里住下,第二天他就开车来接她,于是她在他家里做了保姆,他爸爸是鸿雁公司的总经理,他是副总,那一段时间,她总是怀着无比感激的心情,她面对了他,很想叫一声哥哥,而他温柔的笑,竟握了她纤美的手在唇上吻了,她全身抖,没有挣脱,而是任他握着,脸腮涨得鲜红如火,但回头她就流泪,泪竟若一枚尖刺扎在心里,她是怀了受伤的心在他的床上睡了,他告诉她,他会娶她,他的目光真诚而热烈,他搂住她,在她胸前一搓又一搓,她便彻底酥软了,他开车带她乱逛。那些时间,天空很蓝,阳光很美,她总坐在公园或湖滨与他相依了说话,他揽着她纤细如水的腰,亲她如樱桃一般的唇。她心惊肉跳,阳光一闪一闪,她日夜的想着,她怎么了呢?她怎么就躺在了陈宏的怀里呢?她不了解自己,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随他在舞池里旋转,左一步、右一步,她是那么迷人,脸上有艳阳似的笑,她只道自己是麻木了,沉在醉生梦死的生活里,忘了自己来自何方。她也问自己:“到底爱不爱陈宏,到底爱不爱?”她木然,无法回答。默默地面对光华闪烁的灯盏睡去,她不能再想,还有什么可想的呢?一切都已如此。在这宽敞明亮、舒适惬意的毫宅里,静静的抽一支芬芳的烟,她似乎已经满足。可是深陷在沙发里的陈宏却显得异常烦躁,他忽然走过来,一口咬住她的脖颈,那是一只吸血的喙,让她全身都抽搐起来,他粗暴地占有她。而现在她是微笑着,微笑着坐在他的豪宅里,抽一支芬芳的烟,仿佛一只猫一般悠闲。
可是有时候,她的胃里却仿佛有一大群虫子在蠕动,绿莹莹的虫子,在她的胃里攀爬着,只要爬到骨头里去,她恶心、呕吐,吐了一地的秽物,在太阳下散发着恶臭,她捂住鼻子和嘴,却发现如同捂住了火一般。她全身颤栗了,如同一根弦,又忽地平静了下来。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天黑黑的,有一弯如水的月亮,白花花的从林间升了起来,那月光冷冷的,照在脚下。风吹过去,又吹过去,犹如那逝去的流水,她的心冰冷如冬天的木,如这腊月的木,……面前便是她久怀念的家,她没有叫,默默地在那里站立。但那门却“呀”一声开了,爸爸站在了门口,看见她,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

爸爸推开了门吗?爸爸从狭长的门缝里露出脸来,那脸便若太阳一样照在了黑暗里。
现在她走近了那棵黑枣树,她离家还有四里路,她的高根鞋击打在路面上,而乡村的夜晚无比的安宁,她的脚步声令她感到了一种巨大的陌生。
她好像是想不起爸爸的模样了,她抚摸了那枣树,那枣树竟摇晃了一下,很像谁的身体一样弱不禁风,她狠狠抓住,感觉是抓住了一根稻草,但那稻草滑腻不堪,从她手中一下溜脱了。
溜脱了的草,在她心中留下不灭的印象,似乎烙铁烙在了心里,她流泪了,在那树下依靠,她又想到了那辆“蓝鸟”轿车,想到了绵绵软软的床,一个男人拥抱着她,吻她。她笑,发声的笑,头在树干上磕碰。
后来的日子呢?她不在那辆车里坐了,她离开了那座豪宅,她去到一个旧店里打工。她被抛弃了。
那一天下着牛毛似的小雨,她静静地坐在房间里,她想抽一支烟,那烟还芬芳香甜吗?她仿佛堕入了梦幻里,她想喝酒,于是便做菜,自斟自饮,一直有了醉意,她在镜子前照,春腮绯红,竟是无限的美丽,她笑,如一朵艳美的红荷在水中绽放,她到录音机旁,按下了音键,音乐声响起,她如灯火之上的焰火左右飘摆。她疯狂的歌唱,但门忽然开了,陈宏跌跌撞撞地进来,搂抱着一个女人,她望着那女人,那是一个漂亮的女子,仿佛一株牡丹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心剧烈地跳,身子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她茫然地笑着,一下跌在地板上……
她的心乱,而恼人的雨也纷乱。她不知自己在哪里,她走在回家的路上,背靠着那棵枣树,月亮很白的照着,照着她惨白的脸,脸上有晶莹的泪水,她的目光木然,她知道自己早已麻木。她抚摸了自己的脸,就抚摸到了一种冰冷僵硬,如抚摸了一根枯木,她笑了,走离那树,继续向前走去,只觉的心里满满地盛了东西,竟似浪涛一样冲击着。她快速的走下去,全身瑟瑟地抖,她感到了寒冷。腊月里,已有爆竹在乡下零碎的鸣放了,她只觉得是谁在深夜里欢乐的笑,那个下着细雨的夜晚,她走进了那家酒店,她是欢乐的笑着的,那个深夜也有爆竹鸣放么?一个叫波儿的男服务员把她带到一个小房间里让她睡了,她睡的那么死,她竟做了梦,梦里她走在大漠深处,隐约中她是去寻一座城堡,太阳在那黑夜的城堡上高高挂着,远处传来寺庙的钟声,有些尼姑在城堡周围打坐,也有的竟与僧人调笑着玩耍,直到褪掉衣衫相互拥抱着亲吻了,她呕吐、胃也剧烈地抽搐,但双手被什么死死地咬着了,如同被拷在了柱上,她好像在咒骂,看到了妈妈的脸,妈妈直伸着手,期待着什么似,有个黄衣怪人便骑马过来,只一伸手把妈妈提到马上去,扬鞭要走了,她哭,跪下去,乞求什么,然后听到了欢笑,大漠好像起风了,一切都忽然不见。太阳在水中沉浮着,像一颗艳艳的唇,很令人恶心的笑着,她是听到人的笑声了,拉开门,波儿站在门外,做着举手敲门的样子,他身边站着一个女服务员,嘴里正欢快的笑。她望那女的,很艳,但并不美丽,再望波儿,发现他很帅,头发上散发着迷人的芬芳。波儿看见她,便笑了,“你睡得好吗?”他问。她点头,表示回答,让他们到屋里坐,两人到屋里坐了,告诉她酒店老板要见她,让她好好整理一下自己,她笑,到背包里拿出一件很贵重的西装来,穿在了身上,问“怎么样?”那两人鼓了掌赞她俊美,却又说包裹的太严禁。她有点难为情了,但从背包里拿出一条裙子来,问穿裙子怎么样,两人笑了点头,波儿便出去回避,她褪下长裤,穿上那裙子,又穿上西装,在穿衣镜前照了,自我感觉还行,又问那女的,那女人笑着说很美很有味,于是让波儿进屋,使他大为称赞。她就施了淡状,随那两人去见老板,老板有些老,且身材矮小,但那眸子却很亮,显的精力充沛,他仔细打量她,然后笑了,那笑容很平淡,笑过之后便让他们坐下,问她姓名与住处,她都一一答了,老板便点头,就让她到吧台做侍应生,她心一下子竟如长出了翅膀,而她是如蝴蝶了,什么东西在她心口里欢跳呢?她好像走到田间去了,大地之上百花盛开,众鸟争鸣,春风骀荡,她在绿荫中漫舞歌唱,在花丛中奔走穿梭,草青翠欲滴,如她个一注强烈的梦想,在那里悬了,无比的诱惑,她痴痴地望、后来就一下融入掌心中了,有一种特异的实在,促使心如平静的弦,而忽然被拨动了竟是无法抵挡的喜悦。她实实在在地做些什么了。她本来十字路口张望的,现在她坐在吧台上了,她的笑是那么温情灿烂,散发了令人迷意乱的磁力,有时候她也却陪舞的,纤柔的腰在别人的掌握中绵软无力,她紧紧地靠在舞伴身上,如一根蛛丝越缠越紧,她明白着自己,她本来就是如此呢?她触摸了自己艳如仙花的脸颊,心里有一个幸福的声音飞翔。那声音是一种音乐,音乐中她在歌唱,她的歌喉如芬芳浸人的异花,她在歌台上旋转扭动,那异花洒落,化做听众热烈的掌声,她幸福的躺在了床上,数连一着白日收下的小费,脸上洋溢了欢乐,但门忽然开了,老板微笑着站在门边,他走进来,“砰”地把门关了,她站着直了身子,笑了问“老板,”您有事吗?“老板在沙发上坐了,抽一支烟,嘿嘿的笑并不说话,一双眼睛却色迷迷地望她,她心急促地跳,她明白那眼睛的意思。她到冰箱里拿一瓶饮料来喝,被老板一把夺了,就势攥住了她的双手,把揽到怀里去,她全身抖瑟,说不出一句话,唇已被烟味十足的嘴堵的严严实实。开始她还挣扎着踢动双眼,后来便动也不动了,全身有一股烈焰在燃烧,后来她如一只蛇在那男人的带动下扭来扭去了,她的衫脱下了,她的短裾也褪下了,她被赤身裸体的压在了男人的身下,她呻吟着,像一匹野马奔向极尽痛苦又无比欢乐中去,她已彻底放纵了自己了,她就这样了么?她躺在了床上,直到太阳已照到房间里,她看那矮而老板从床上爬起来,在她唇上吻了,她的脸上木然没有表情。那老板穿好衣服微笑着走出门去,她便恨恨地骂了“臭男人……”后来她仍伴舞,仍唱歌,仍坐到吧台里,她脸上的笑容却少了,有的是冰冷,竟似冰霜一般,后来,她需要抽烟,烟让她进入一种幻想里,让她忘掉面前的现实。
(忘记在那城市里的一切吧!)现在她走在回家的路上,白花花的月亮照了一路,她感到她自己无比地现实,她点一支烟抽了,抽出一种滑稽可笑来,在乡下的路上是不容易见一个抽烟的年轻女人的,而现在她竟抽烟成瘾了,她想弟弟一定把媳妇接到家里了,而那媳妇又一定很漂亮,她见到姐姐从远方归来的样子会是什么一种表情呢?爸爸坐在二位老人的周围又是一种多么温暖的感觉呢?她会看着盖的高大宽敞的新房,和房间内富丽的摆设怀一种难以表达的心情的,因为这一切与她太密切了,她几乎把在城里挣下的钱都寄到家里用在这上面了啊!她推开家门了,有一束灯光照着,很亮很亮的,似乎灼热的眸子,竟穿透衣衫在她身体上抚摸了,她一时的了眩晕的感觉,她叫,声音却若一条小虫,她抚了胸脯在一个角落里呕吐了,吐了满地的污秽,却如活了的鱼一般,在那里胡乱蹦跳,她胡乱的想着,心也鱼一跳,他的笑也鱼一般跳呢?那时阳光在窗上晃来晃去,他坐在那里嘻嘻的笑。“波儿,你笑什么?”她问。“芳姐”,他说,“别人都叫你牡丹了呢。”她便大声的笑了,这个波儿啊,直说人家漂亮多好呀!便轻轻的在他肩上拍,“你也唤我牡丹哟……”她歪着头对了她,一副调皮的样子,他便上前来,一下捉住了她的手,那时好像有一束灯光蓦然照着她了,也竟似有一只手在她身体上抚摸了但她没有呕吐的,而今夜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似推开家门了,而竟有一双灼热的眸子望着,她低下头去,“爸,我回来了,”第一句话是这样说么?她是不知所措了,静静的立在了门边,她立在了门边,她已站在门口了,轻轻的敲门,门开了,露出了一张年轻女人的脸来,很惊疑的望她,后来似乎终于明白了,“你……”那女人说,“从城里来吗?”她点头,那女人不再,说话,让她进门去,但她心里是明白了,便笑,反手把门关了,问爹娘还好么,那好点头说:“好。又问弟弟好也说好,两人便走到院子里,她就大声的叫“娘”,屋内有人应了。娘穿一件大袄走出门来,两眼里含泪花,一把抱住了她,于是相互搀扶着走进屋里去,坐下来说话,娘指了那女人告诉她说是弟媳阿香,阿香笑,笑容有点怪怪的。她便去皮箱里取一件很贵重的毛衣送阿香,说是特意给阿香挑捡的,阿香不要,推来推去的难堪,娘便在当中替她说话,阿香终是接了,说自己贱,哪里受得起这贵重的衣衫。她脸忽然地红,却又笑了,把爸妈与弟弟的衣衫一发拿出来,都放在了床上,这时爹与弟弟都从外面回来了,见了她很动情地问别后的话,月亮很明的照着,爸爸到里屋给她沏了一杯茶,端到面前来,那茶香很浓,她端起来喝了,泪却悄然从眼睛里涌出来,她听到了声音,似乎黑暗里有细细的水从大堤下流着,淙淙的发声,她是哭了,不是在那座城市里的一个角落,蜷缩了身体。她坐着,有了一种感动,好像有千百双温暖的手护住了她冰冷颤抖的身子了,她在一种温馨美妙的情景里了,轻吟着一首歌,阳光是那么灿烂,她如小鸟般欢乐幸福。她望了蓝如莹玉的天空,她又回到了童贞年代,在妈妈怀抱里甜蜜无限的日子,便有一种缠绵缱绻使她沉浸下去,她再不想离开,再不想回顾那些辛酸痛苦的历史,冰冷都市的夜,强颜欢笑的日子,在飞旋的灯光里一边歌唱一边流泪,还记得吗?她心似被潮水冲刷的碎石,那个夜晚几个混混闯进歌厅,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她恼怒,骂……却被狠狠甩了几个响亮耳光,血水顺着嘴角直淌,老板走进来,陪着笑脸把那些人送走了,把她叫到办公室里狠狠训斥了她,她望着老板,她大笑了,她指着老板的鼻子,说他是衣冠禽兽,她准备撒手不干了,她回到自己房间里去,而波儿在那儿等他,直冲到老板办公室里去,把那老头儿骂了个狗血喷头,然后他们走了,他把她带到他家里。

共 770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她回来了,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最安全的港湾,但是她还是选择了死亡是在她打工回来后;是在她最青春美丽的时候。她所从事的行业五花八门,但是她也从事过特别的行业,对于她我们似乎无从评论。读后我们心里无比沉重和哀凉。小说的表达方式很好尤其是插叙和心理描写及场面描写的运用对表现主题起到了重要作用。欢迎来稿! 【编辑 怡然】
1 楼 文友: 2009-12-25 1 : 7:22 人生为什么如此残酷 希望在这里让幸福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儿童经常流鼻血
孩子流鼻血怎么处理
小孩口臭
宝宝眼睛有眼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