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斗战圣皇 第两百八十三章 蛮主之位归...

发布时间:2019-12-04 06:06:40

斗战圣皇 第两百八十三章 蛮主之位归...

蛮主传功阿散,这是一套祭祀之法。很是高深,但阿散还是很快的领悟,在蛮主施展秘法帮助下,把一切都记载脑海中,而传完这一套功法的蛮主,身体显得更加虚弱,连站立都难了,全身的精气神透支的厉害,整个人都枯瘦无比。

“记住了吗?”蛮主见阿散收工,忍不住问道。

“记住了!”阿散依旧恭敬和冷酷。

“这是祭祀秘法,可以帮助你掌控他人,你将来会用得着的!”蛮主柔和的看着阿散,又从怀中取出一件东西,这是一块烙印着神火印记的令牌。蛮主拿出这令牌后,连点自己额头几下,他仅有的几滴精血从额头爆射而出,落在这块令牌之上,递给阿散说道,“你拿着!”

说完这句话,蛮主咳嗽了起来,身体虚弱到极致,气喘吁吁,每一刻都要断气一般,蛮主努力的结着印结,这才恢复了一点体力:“哎,早就该死的,但最近一段时间施展秘法太多了,把一切都掏空了,倒是让自己死的如此没有尊严。”

“蛮主是蛮族最尊贵的人,没有人比起你更加有尊严!”阿散恭敬的说道,手中拿着令牌,令牌的一段很尖锐,他握着轻轻的拨动了几下,发出了颤音。

见到阿散如此,蛮主笑道:“这件东西是宝物

,当然也可以当兵器用,他的作用我和你说一说,你很快就会用到了。”

蛮主说到这喘了几口气,刚想把自己心中压抑了很久的话说出来。但却发现阿散突然爆射而上,锋利的令牌居然直接扎向他的胸口。这一幕快的让蛮主根本无法想到,当他感觉到心口剧痛时,耳边却传来了一句让其绝望的话:“是的!我很快就会用到的!”

在这句话间,蛮主感觉到阿散手中的令牌搅动了一下,生生的在他心口挖出了一个大洞。

蛮主条件反射似的一掌打出去,汇聚了他残余的最后力量,一掌直接打在阿散的胸口之上,阿散整个人倒飞出去,他胸口出现一个血洞,巴掌生生的按在其胸口深处,震断了其心脉。

“蛮主不愧是蛮主,即使只留一口气,还是如此强大。”阿散看着胸口滚滚而出的血液,他不去阻拦,而是惨烈的大笑了起来,笑声凄惨无比,刺耳动听。

“为什么?”蛮主看着胸口扎着的利器,他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不敢相信一直以来对他恭敬有加的阿散会做这种事,而直到刚刚,自己还在为他考虑,准备把一切都给他。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可他却……

蛮主心如死灰,望着面前的凄惨大笑的阿散,他无法相信这点。

“从三十年前你逼死我父母那一刻起,我就决定要报仇,这么多年我一直在你身边,无时无刻不想着亲手杀了你。哈哈哈,今天我终于如愿了。”阿散大笑了起来,笑声癫狂,他猛然跪倒在地上,对着苍天大喊道,“爹!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三十年前那件事你知道?”蛮主强自撑下来,心口剧痛在抽离他的生命,他悲哀的看着面前的人,这是他的儿子啊,可是到头来却杀他。

“你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到了。我看到你亲手逼我父母自绝,为的只是从他手中把我夺走,夺来做你的侍从仆人,三十年啊,我服侍了自己的杀父仇人仇人三十年!哈哈哈……”阿散大笑,他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血液流淌的更快。

看着疯癫了一样的阿散,蛮主却更加悲伤,他心如死灰:“可笑,可笑,我所做的一切,原来都是这样的待遇。哈哈哈,真是可笑!”

“是!是很可笑!”阿散接着,同样大笑了起来。

蛮主大笑间,突然止住笑容,直直的看着阿散说道:“可你知道吗?在那之前,我都是想把你扶上蛮主的位置,为了你,我耗费无数心力坚持到现在。可结果却是这样的!”

一句话让阿散微微一怔,但随即他大笑了起来:“死到临头了你还欺骗我吗?你欺骗了我三十年还不够吗?”

“刚刚那套秘法祭祀,就是用来控制一众中蛊长老的。”蛮主直直的看着对方,又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利器,“这令牌是用来避开神火的,你登上蛮主之位,需要浴火在宫殿之巅上,而这令牌可以保你不被火焰焚烧。”

阿散听到这句话,他失神之后又笑了起来,笑声之间,口中不断有血液流出:“你把紫玉给周尘然其去找黑蛮长老,不是属意他吗?到这时候,你骗我又有什么意思。哈哈哈,不愧是一辈子奸诈的蛮主,这时候还不改本性。”

“混账!黑蛮算什么东西!当年我暴怒驱除黑蛮,你当真以为只是他踩脏了宫殿地板啊?那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借口,而是因为他当初扇你的那一个耳光。”蛮主怒骂道,这时候他回光返照了,精气神仿佛一下回来了。

阿散微微一愣,想到当年他因为阻拦黑蛮长老进殿被扇了一个耳光,第二天黑蛮长老就发配出去了,他一直以为是黑蛮长老踩了蛮主的地板,让脾气暴躁的蛮主发怒,却没有想到是因为他。

“为什么?”阿散不敢置信的看着蛮主。

“为什么?”蛮主直直的看着周尘,良久之后才说道,“因为你是我的儿子!你当真以为那两人是你父母吗?只不过是当年有了你,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你是我儿子,特意寄养在他家的。蛮主传承不能世袭,这会影响神授传承的公信力。只要我如此做,怕是蛮神在蛮族众人心中会被怀疑,甚至我都可能被声讨。所以为了给你铺路,这才把你送给蛮族其他家族,在你长到七岁的时候,我这才把你带到身边,以侍从的方式培养你。至于你的养父母,我是怕万一走漏消息,所以不得不杀他们。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想一想,这些年我把你当侍从了吗?什么时候不是在教导你,无数不传之秘都传给你了。”

“不可能!不可能!”阿散摇着头,他发狂似的喊道。

“不可能?你当我为什么要算计这些人,要是我不是为了你铺路,十大长老中谁不是能轻易坐稳蛮主之位?要不是为了你铺路,岂会让周尘把外面的援兵都引走,免得那几个身份不凡的人中蛊,引来那几个大人物的不满,让你沾染上麻烦。蛮族虽然不怕他们,可是我终究怕你多一点麻烦,你要不是我儿子,我岂会管你这些。”

阿散望着面前神情悲苦的蛮主,他依旧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可惜了,可惜到头来终究成空。哈哈哈……”蛮主大笑了起来,“蛮神啊,你当真还存在吗?当年留下的神谕是真的吗?真的不能世袭蛮主位吗?”

蛮主大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到最后他整个人身体突然着火了起来,他身体内居然有神火出现,开始焚烧着他的身体。

“父亲!”阿散惨叫,他扑上去,心脉断绝的他想要扑灭这火焰,可是这火焰落在他身上,居然把他也点燃了,开始焚烧了起来。

两人在焚烧,蛮主胸口的令牌颤动起来,随着令牌的颤动,钟声疯狂的响起来,钟声暴动,涟漪一道道扩散出去,让每一个人听的都心烦意乱。

“蛮主要归天了!”

这一幕让无数蛮族人膜拜呼喊,枯蛮长老等人却大喜。果然,蛮主为了等黑蛮长老坚持不住了,黑蛮还未来,他没有亲自立下蛮主,那么蛮主之位谁能抢夺在手,那就是谁的了。

“好!好!好!”他们兴奋了起来,蛮主终究还是走了,他中意的人选未能赶来,蛮主归天这一刻,很快就要有新的蛮主出现,黑蛮完全排除在外了。

钟声悠扬,不断的响起来,在众人的心口颤动不已,很多人都知道这悲哀的钟声代表什么。

蛮族无数人跪倒在地上,他们对着宫殿磕头,呼喊哀叫:“送蛮主!”

“送蛮主!”

无数蛮人一起呼喊,翻起了滔天一般的声浪,声浪传遍出去,十万大山都震动,一股悲切的心情传遍整个十万大山,妖兽为之同嗷,凄惨的仰天长啸。一股悲伤的情绪弥漫深山,蛮族各部的人听到都为之哀叫。

而与此同时,在宫殿之上,燃烧出熊熊烈火,烈火焚烧间,在宫殿之巅化作一片火海,宛如一颗神树一样和倒挂的火树相得益彰。

“新的蛮主要出现了?”蛮哥儿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高芸芸却悲伤无比:“蛮主未曾选好接任者,神火当中不会出现人了,几位长老要让宫殿血流成河了。”

高芸芸甚至比起别人多知道一点,她甚至知道蛮主的令牌,谁得到那令牌才是真正的蛮主,因为这样才能沐浴神火而出现。

这一众长老,谁能抢夺到令牌,谁就是蛮主。

蛮主之位归于谁手,此刻谁都不知道了。

营口治疗癫痫病方法

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专家

平凉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长治治疗龟头炎医院

汕头包皮过长手术多少钱

远大医药立可安可以治腹泻吗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腹泻效果
急性腹泻需要吃药吗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