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流年】困岛记(传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5:00:24
1
夜深了,豆舸还是睡不着,就是睡不着,脑子里播着一幕幕的“电影”。
这晚的蜡烛光舞会虽不圆满,但还算顺利吧,就是出了点小意外,因豆舸三番几次的踩踏,盈映的高跟鞋报销了。
跳舞时,豆舸揽着盈映的玉腰,闻着了仿佛深秋桂子、陈醋豆腐脑般芳香;高跟鞋被踩塌,豆舸弯腰摸索捡鞋跟时,趁盈映不注意、豆舸偷偷吻了一下她的裙角……
总之,这晚上的豆舸已成了陶渊明的侄子“陶醉”了。
第二日,豆舸带盈映去“星星燎原鞋屋”为她刷了一对铁鞋,以突出豆舸对她的珍贵——踏破铁鞋都难找盈映这么好的女友,同时也表达豆舸对她的情意直逼那沉甸甸的铁鞋,很深极重啊!
盈映甚是满意,隔了几天,就叫豆舸一同带帐篷去遛马山野营;当然,还有一伙盈映的驴友同去的。
近中午,到山腰时被迫停下来,前边堵了。原来,两辆车轻轻的“亲密接触”了,两车主就在路中间对峙、问候对方,吵累了就用两个词拉锯。一人骂:“蠢猪!”另一人还骂:“笨驴!”
“蠢猪!”“笨驴!”……
盈映让豆舸去劝架。这时候,豆舸当然得汉子一点,就挽起袖子下了车、上前去,喊起来:“兄弟兄弟,先停一停!”
两人真停了,反问:“做嘛?”
豆舸道:“蠢猪笨驴原就一家的,一家的就互相宽容宽容嘛——”
两人没等豆舸讲完,气窜发梢,一起给了豆舸一顿劈头盖脸毒打,打完了各自上车、一溜烟走了。
山路很快恢复畅通,大伙欢呼着向山顶进发,露营愉悦地拉开了序幕……
又一日的黎明,豆舸与盈映盘坐于遛马山顶,等日出。
盈映:“昨晚你跑进我帐篷干什么?”
豆舸:“巡逻呗,安全第一,想瞧瞧有没有蛇蝎虫子什么的,我好保护你啊!”
盈映:“怎么不走正门?”
豆舸:“怕、怕窥见你换睡衣,哪知道你在暗处装了夹子,钳得我腿脚和屁股……”
盈映扑哧一笑,“活该!”
这时,绯红的日头升起来了,似打铁火炉里火红的圆盘,伤痕累累的豆舸顿时豪情满溢、汹涌跌宕,宽厚的胸膛管不住这许多情,情不能禁,脱口大嚎:“盈映,红日代表了我的心!”
盈映一扭头,“哼!昨晚又讲月亮代表你的心,你到底——”
豆舸一本正经道:“我豆舸当着红太阳、毛主席的面,向佛祖发誓,我对盈映绝无三心二意,不然的话,就天打雷劈、屁滚尿流、死都不已!”……
遛马山露营归来,豆舸苦了心胆、抽筋扭骨、体无完肤、空乏全身、乱完了套,不但感动了盈映,连映盈的哥嫂也觉得豆舸确是一根筋的小伙,应该不会亏待盈映。于是这日,趁盈映去练街舞,盈映的哥嫂把豆舸约家里来,谈些实质性的问题。
豆舸高度紧张这回“会面”,在江南水果摊挑了2斤蟠桃、2斤蜜桃、2斤杨桃、2斤核桃、2斤樱桃,心里还大不踏实,浅一脚深一脚的踩进盈映家了。豆舸把水果洗净、放冰箱里,然后蹲在鞋架上,擦他买给的盈映那对铁鞋,听盈映的哥嫂登“坛”演讲。
盈映哥:“你是一好小伙,九年义务教育你读了十几年,十几年就拿过一张奖状——”
盈映嫂:“这表明你专一、不贪,不错!嫂子知道你很喜欢我们家盈映,她也不讨厌你,往后得照顾好她,都听她的,叫你往东你别往西往南往北。还有,你要发扬优良传统、孝敬长辈,好事先想着我们哥嫂——映盈爸妈走得早,我们拉扯她不容易……”
豆舸从盈映家出来,胸膛要爆炸了,飞天的万马、喷井的火山、抽风的地震、丰满的海啸……幸福太猛烈了,直让豆舸想飞;想着飞着,豆舸没留神前边没了井盖的洞,一脚踩空、掉下去了……
2
混沌中,豆舸似乎还在“幸福海洋”里神智痴迷地遨游,等他意识清醒一些,发现自己真的就在海里了,但见暗流汹涌、波涛汹涌、泡泡汹涌、鱼鳖汹涌、海藻汹涌、礁石汹涌,他无法呼吸,憋着憋着就又失去了知觉……
豆舸再醒来时,睁开两只朦胧的乌龙眼,朦胧看见一位和气的婆婆给自己喂汤水,有点腥,好像是鱼头鱼泡鱼腥草生姜汤。一碗灌完,豆舸虚汗直冒,火从脚底生,直窜大脑勺,到底回了大半暖意,就咧嘴问,“阿婆,这里——”
慈祥婆婆笑了笑,轻摆握勺的手,让豆舸别说话,然后就捧着碗出木屋去了。过了一会,一扎辫子的媚妹蹦跳跃进来,才到门口就叫喊起来:“豆仔表哥,你醒啦、终于醒啦?太好咯!”
豆舸一头海水和雾水:豆仔?
媚妹有点疑惑,“豆仔表哥你忘记啦,我是你表妹云芸啊?你不记得了,小时候我们常在海滩上捉鱼摸虾,你老拿螃蟹来夹我的辫子?”
豆舸:“这里是海边?”
云芸:“表哥你被海水泡傻了吧,这是南雁岛啊,我们从小长大在这里长大。后来,你爹用渔网从海里捞上过一女人,填补了你早去的妈的空缺。再后来,你们一家就搬走了,搬到你后妈那里定居了。你们走的时候,我还送了你一个能吹曲子的大海螺呢,难道你什么都记不得啦?”
豆舸:“喔,那、那我是怎么到了这里的?”
云芸吃吃的笑起来,“是牛大叔牛二叔把你捞上来的,连同一网鱼虾螃蟹海菜,还有几只海龟——他们笑道,你就就一大海龟(海归),回来的方式真够特别了。”
云芸还想讲什么,给豆舸灌汤那位婆婆又进来了,“芸啊,豆娃刚醒过来,讲话太多不好,你先出去,阿婆给他扎一卦针灸,让他再好好歇歇。”
豆舸还有十百个什么想问,可婆婆的飞针一起,豆舸又失去了知觉……
豆舸迷糊吃了玉狐神针婆婆一卦飞针,又抛进南雁岛海蛇口温泉浸泡了大半日,泡得那儿都冒泡儿后捞起,总算恢复六七成了。
经过这一段日子的磨砺,豆舸脱了好几层皮,看上去年轻了许多岁,喜得云芸到那儿都拽住豆舸的衣袖,怕万一有个什么闪失豆舸又不见了。豆舸为弄清楚岛上的情况,决定暂时扮作豆仔,且因泡海水久了、失忆了;等待时机寻法子离开这岛,回到他挚爱的盈映身边,过起烦琐的小日子。
这日,玉狐神针婆婆踩着小船出海为傻帽鲸刺针,教它们分清点方向,别老像搁浅的小船找不着北斗星。云芸就带豆舸去了海边的一块稻田,寻觅他们童年的记忆。
“豆仔表哥,这块稻田是我们村围海造田围出来的,原来是好大好大的稻田,后来好多人用稻田起房子,就围起几匹围城来了。你还记得么,那会我们勤工俭学捡稻穗,有时捡到刚生下来的热乎乎的鸡蛋,你就打碎了,我们一人吃一半!”云芸道。
豆舸忽而觉得仿佛有过那样的经历,却又不大清晰,就点头,“唔,好像热乎乎的,吃完牛哄哄的。”
云芸又领着豆舸到了一片椰子林,那片椰子排列得特别整齐,林下整齐的牵挂了几十匹网床,顶上独立的一匹大床很是显摆霸气。转了一圈,云芸笑眯眯问,“表哥,记得这里么?”
豆舸:“怎么,这儿那么多网床?”
“这就是我们村小学的露天教室啊,那边的大床是讲台,那时候我们就睡在网床上晒太阳、来回荡秋千,听老师讲捕鲸捉鳖擒鲨打猎鱼虾的课程。一回,荡着荡着你就睡着了,打出闪电霹雳般的呼噜,吓得老师的墨镜都摔成了两瓣!结果你得拿五十颗珍珠来赔偿教具,还被罚连唱一百遍《荷塘月色》,把荷花都唱成莲藕了……”讲着云芸也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
豆舸在露天教室溜达,漫步于细沙之间,确实有一种曾经沧海、巫山云雨的感觉,熟悉又朦胧,自然亲近却又在水一方……不知怎么的,豆舸脑子幻来许多景象,一个接一个:在渺廖银河里,一颗顽强的流星挑着好多愿望, 划过长空,在大气层燃烧出一只火凤凰;凤凰拼命寻找伴侣,落到地上却化作了一块漆黑笨丑的陨石!

豆舸眼里的影像愈来愈乱,乱得眼珠蹦跳、眼泪迸溅,痴迷得有点不可自拔了。云芸发觉不对,猛的一拍他脖子,“表哥,你走火入魔啦,怎么荡起老师的网床来了?”
豆舸这才发觉,不知何时他上了老师的网床,而且鼻子有点痒痒,不由得连绵打了好几匹喷嚏,竟打出两三粒古怪的小虫来。豆舸正想细看,小虫已粘沙而化了。豆舸抬眼寻望,觉得牵扯老师网床的这两棵椰子有些猫腻,就问云芸:“老师和同学呢,怎么不上课?”
云芸:“喔,放假两日,听讲老师病了,婆婆的神针都治不了。岛上有人觉得这事蹊跷,议论是不是犯了龙王了。”
豆舸又转了两转露天教室,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就对云芸道:“快带我去老师家,他中了虫蛊,我有法子救他,快走!”
云芸半信半疑,但也急冲冲带着豆舸去了老师家,恰好遇见师母捧一大盘污物出来,豆舸一看,知道情况危急,得赶紧抢救。于是,让云芸去喊牛大叔牛二叔把学校熬粥的大锅扛来,再盛满海蛇口的温泉水,支起炉灶,劈柴老火,把老师光光了、入锅清蒸。不多久,大锅周围就围满了好几圈人,都不敢打扰豆舸,只默默围观。豆舸一手捏着浸锅的温度计,一手握着大吸管,给老师灌何其歪与王小吉混成的凉茶,嘴上指挥牛大叔牛二叔掌控好锅底的柴火,神情仿佛作法的道士。约莫蒸了两个多钟头,老师哇哇连绵怪叫,翻江倒海倾吴蜀似的吐出一斗黑漆的小虫,虫子遇水即化,顷刻满锅就胶成了沥青似的东西,锅也变黑锅了。豆舸喊牛大叔牛二叔合力把老师捞起,抬进屋去护理,他和云芸带人去“灭”了那两棵椰子树。
后来,豆舸也不知被问了多少回,答都答累了,只好划一说明、贴在门口。第一,那虫子就是东方朔提起过的“怪哉虫”的嫡系第72代传虫;第二,虫子潜伏了一千多年,恰好孵了出来;第三,老师的教育还是填鹅式,一节课45分钟自己讲49分钟(拖堂),是得改革了;第四,虫子恰好掉进老师嘴里、吞入肚中,又没搞计划生育,很快就八世同堂了……
老师痊愈后,为答谢豆舸,给他画了一幅丹青“扁鹊晒鱼图”;寓意豆舸的医术有能让咸鱼翻身的奇妙功效。
就这样,豆舸与玉狐神针婆婆成了南雁岛的两大神医,每日把了好多媚妹的脉搏,还收下好些珍珠贝壳或螃蟹鱼虾海带紫菜。其实,岛上的人大多健壮无疾,豆舸就给汉子开点炖补汤药,给媚妹开些自己研发的海底泥藻美白面膜,效果挺好,做媚妹还真就挺好。
4
豆舸逐渐适应岛上的生活,云芸也不大粘得那么紧,把牵扯风筝的线松长了。
这日,云芸穿着一袭苹果夹葡萄的碎花裙来见豆舸,道她要去约会了,跟北鹭岛的阿饼一起去西鹊岛逛街市,喝夏威小姨咖啡;所以来让豆舸当参谋,这行头打扮可过得去?豆舸让云芸转了几圈,笑盈映地打了98分!云芸很满意,问豆舸想要她带点什么回;豆舸想了想,打包几只牡蛎肉松蒸糕吧。出门前,豆舸又给了云芸一瓶多功能窝心润人霜,涂了可防晒防雨防风防雷电。云芸笑问,不能防贼防狼啊?豆舸摇摇头,笑道,顽皮丫头,约会开心!
云芸一走,豆舸就关起门做木工,脑子极力回忆借阅大仙的《新鲁班绝谱》,想做一只小木鸽,上足链条,一鼓作气飞回去给他的盈映报讯:豆舸还没有死,要稳住,别慌乱手脚,耐心等等豆舸,起码等三五十年吧,陨石恒久远,一块永流传啊!豆舸劈啊刨啊,木屑纷飞,如雪飘扬,突然“卟卟卟”直响,有人急急敲着门。是谁呢,要把脉吗,外边不是挂了“暂停营业”了么?豆舸赶紧收好家伙,把门打开,竟是玉狐神针婆婆,责问豆舸:“青天白日的关门做什么,婆婆活了百来岁还没见过岛上有贼呢,豆娃你愈来愈不老实了,屋里藏了什么人么?”
豆舸的脸一下子全红透了,像极了煮熟的关云长,“没、没有,云芸逛街、约会去了。我在屋里做木工,怕吵到别人,就就关起门来隔音吧。”
婆婆:“捣弄什么东西呢?”
豆舸:“也弄没什么,就刨一木鸽子,给云芸作烫斗,烫衣服用的。”
婆婆:“得得,这个事暂且缓一缓,快跟婆婆走,有个要紧的事让你一起出个力,好歹你也是在南雁岛养过好多年的,得为南雁岛的兴亡分担分担。”
玉狐神针婆婆讲完,也不给豆舸吭声,就拎着他施展凌波扭股步、飞到了海蛇口火山顶。牛二叔牛大叔与一伙岛民也在山顶,一人撑着握着托着一匹大竽或大葫芦丝、大喇叭萨克斯,不知在干什么。婆婆跟大家打过招呼,就问牛大叔情况怎样了。
牛大叔指着海那边,“婆婆您看,比早上又多了一大伙傻帽鲸呢。”豆舸顺着牛大叔指的方向望去,蔚蓝的海域中竟有一大块黑斑,却看不怎么大清楚,赶紧戴上有望远镜功能的墨镜细看,原来是鲸鱼,酝酿着学小船集体搁浅呢!
婆婆:“是你们偷懒、没有吹足哀乐?”
牛大叔:“我们都把南雁岛史上最难听的十大哀乐轮番吹了好几十遍了,岛上的老黄牛养都听得刺耳、纷纷投进海蛇口泡温泉了,可这群傻帽鲸还就是不肯退去,照我看来,这回怕是顶不住了。”
豆舸突然想起去西鹊岛约会的云芸,就想偷偷溜走,却被玉狐神针婆婆一把拽住了。
5
豆舸:“婆婆,云芸去了西鹊岛——”

共 107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写传奇小说的人,必须要有非凡的想象力和一颗天马行空敢于创新的心。读完这篇小说,仿若跟随着主人公豆舸进行了一次孤岛探险的奇幻之旅。因为是传奇小说,环境的转换跨度比较大,人物的行为意识具有意识流的味道,不是按照传统小说的情节中规中矩地往下发展的。小说的情节不再赘述,只看标题——“困岛记”,就能勾起读者的欲望。我只想说,看这样的小说,就像是在看一部欧美拍摄的魔幻电影。小说的语言秉承了作者一贯的语言风格,风趣而诙谐,情节的设定一波三折,在岛上的每一次境遇,都让小说进入一次小高潮。然而小说最后,作者让主人公经历这一次孤岛探险之后皈依佛门,我猜想作者大概是想告诉我们,纷繁的红尘与命运就是一座孤岛,困住了我们,我们与之抗衡之后,终于学会了放下羁绊,笑着静对以后的人生。佳作,荐阅!【编辑;一朵怜幽】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8290022】
1 楼 文友: 2014-08-28 17:29: 6 问候默石,不善传奇小说,编按不妥之处还望海涵。
写作愉快。 没有什么比相信更像爱。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8-28 21:11: 1 编辑太客气了!您多指导,我得进步。
2 楼 文友: 2014-08-29 07:15:0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8-29 08: 2:07 谢谢!
 楼 文友: 2014-08-29 22:58:02 怎么从盈映哥嫂家出来一失足掉岛上去了?
回复  楼 文友: 2014-08- 0 08: 7:49 掉井盖里边、冲走了!哈哈哈
4 楼 文友: 2014-08-29 2 :12:10 兰若寺是宁采臣呆的地方,金山寺才是豆仔出家的地方。哈哈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8- 0 08: 9:22 后来辩斗时,盈盈又从寺里把他拎出来了,你没看见!哈哈小孩上火吃什么药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一岁宝宝流鼻血
小孩老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